张国荣头七的灵异事件

张国荣,香港的一个名人,而喜欢张国荣的粉丝都会叫他做“哥哥”,但是却在愚人节当天和大家开起了玩笑,跳楼自杀了,对此张国荣头七的灵异事件到底如何?下面一起来看看吧。

张国荣头七的灵异事件

  一个好好的人,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这样? 问到张国荣的朋友,得到的回答是:他自己都未必清楚。 原因错综复杂,有人说是“传媒杀人”,因为在张国荣生命行迹的最后两年,跟媒体的冲突愈演愈烈,甚嚣尘上的负面报道自“热·情”之后就成为其痛苦的诱因。更有人说,是他最后一部电影作品《异度空间》导致的,这部氛围诡异的恐怖片,让张国荣“中了邪”。 所谓“中邪”,说得不是真的撞鬼。只是作为生前最后一部作品,张国荣和他饰演的Jim有太多千丝万缕的联系,让人忍不住去对比、臆测,在巧合中去破解他的精神密码。 影片中的Jim是一个成功的心理医生,高中时的女友在他面前跳楼自尽,给他留下挥之不去的阴影。借助繁忙的工作,他迫使自己忘掉这件事情,变得自闭且孤傲。

  直到遇见患者章昕,他尘封的记忆重建天日,幻觉中,一身血污、面目狰狞的女友来到他的世界,如影随形地跟踪他、向他讨债。 最后一幕,是Jim被“鬼魂”逼到了高楼天台上,万丈之下是香港车水马龙的夜色。人的大脑是神奇的,在死亡边境又建立起自我保护的机制,Jim在心理空间里跟女友完成了一次对话,得到了原谅,心结才就此解开。 Jim很幸运,他没有一跃而下,保住了一条命。 性格因素和早前阴影,致使Jim在面对职业瓶颈之后变得极为敏感。因为无法宽恕自己,在外界诱因的催化下,他大脑里滋生的负面信息渐渐繁衍壮大,直到模糊了现实,构建出另一个“异度空间”。张国荣也如是,面对困境,神志丧失了免疫力,逐步深陷而不能自拔,开始了自我与外界互相干扰的恶性循环。 心魔难降,张国荣人生的最后一幕,也是面对香港车水马龙的迷离夜色。 有人说张国荣入戏太深,他一贯性地把自己和角色合二为一,在Jim脆弱的精神世界里,纵容了脆弱的自己

他本就是个“自我”的人,一旦深陷,外力是很难再拉回来的了。 因为演艺人士的工作性质,他们的风吹草动总会受到万众瞩目。抑郁症,这个并不稀罕离奇的疾患,也借由他们的名字被旁人探讨、关注乃至有了深刻的认知。2005年,郑秀文在拍完关锦鹏的《长恨歌》之后消失三年,关于她爆肥、自杀的消息不绝于耳,唯一能确定的是,她抑郁了。 “以前我一个人占满了自己的心,现在豁达了许多。”复出之后的郑秀文说。有许多人以为是《长恨歌》让她患病——对“王琦瑶”这角色过于投入,对上映后的恶评过于在意,使她彻底坍塌,可郑秀文却说,其实是她把抑郁症带进了《长恨歌》:疾病的苗头很早就有,只是在屏蔽世界全心投入拍摄之后,她对自己的心失去了控制力。 “我以前是个很挑剔的人,很追求完美,一定要做最棒的那个。

反而生病之后,我原谅了自己,也接纳了自己的不完美,我明白生命就是这样有高低起伏的,所以必须接纳自己的软弱,没有必要假装很坚强,没必要每分每秒都撑着,所以我现在的生活快乐了很多。” ——这是郑秀文的话。 遗憾的是,张国荣没能再多熬一阵。自我救赎的战役,最终是失败了。 张国荣不止一次透露,说自己在拍完《异度空间》后去泰国游玩,被人下了蛊降。他笃信风水神魔,求助于“大师”却不见效果。适逢非典爆发,张国荣表现得十分恐惧,求医问药的计划也暂时搁置。 他的精神越来越脆弱,有时会打电话给大姐张绿萍:“我现在不好,你快过来啊!”周围亲近的人都发现,这枚曾经意气风发的翩翩男子已经开始恍惚,眼神里全是浑浊。 《偷心》拍摄计划搁浅之后,张国荣的情绪完全失控,遇到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发作。2002年11月,张国荣试图自杀,被救。 死神的魔掌已开始现形。

  2003年4月1日,愚人节的正午,香港铜锣湾Fusion餐厅。 那手指已经被烟熏得发黄。张国荣端起水杯,忍不住地发抖。坐在对面的莫华炳看着他,没做声。 莫华炳是香港著名的设计师,也是张国荣的好友。在《偷心》出现变故之后,张国荣经常找他倾诉,平均每个星期都要见一两次面。这次共餐,谁也没料到会是张国荣最后一次看见蓝天和阳光。 有人认出张国荣,他也是温文一笑,表现得很有风度。他掩饰得很好,仿佛一切如常。 “今天早上我开车的时候,真想开到最快,干脆撞死算了。如果不是赶来和你赴约,我恐怕真的会这么做。”——这句话撕开了所有伪装。张国荣的眼神空洞洞的,漆黑得可怕。莫华炳赶紧岔开话题,不让他继续乱想,免得又有情绪波动。 “如果你病得很厉害,无药可救,你又会怎样解决呢?”张国荣继续问“我……”莫华炳不知怎样作答,“我会吃安眠药,这样家人发现以后还有的救。” “不。”张国荣摇头,“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跳楼。” 莫华炳并没有觉察出太多危险的苗头。将近十个月了,张国荣的情绪一直起起伏伏,类似的话也不是没讲过。吃罢午餐后,张国荣坚持把莫华炳送回公司。 那天是周二,按照惯例,张国荣该去跟唐鹤德打羽毛球。 “快换衣服吧,该去打球了。”莫华炳提醒。 “我知道了。”张国荣说,“你不用打电话给我了。” 莫华炳回到公司,走到电梯的时候,回想起张国荣留下的那句“你不用打电话给我了”,忽然心头一紧,于是便赶紧打电话联系张绿萍。“没什么,他在中环逛街。”——张绿萍觉得应不会有什么大事。 下午四点半,张国荣一身西装笔挺地来到中环文华酒店24楼私人会所。他点了一杯清水、一杯冻柠水、一个苹果和一包烟,然后来回踱步、心事重重。

半晌,他走到露台上,远眺海景。 这是临近黄昏的香港。四十六年了,大部分的时间都生活在这里。 香港,我生长于此,也应息止于此。我究竟在为什么耿耿于怀?想不出。只是这痛苦的感觉太折磨,弥足深陷,越反抗越纠缠。我知道,错觉迷了我的眼、蒙了我的心,可真的是无能为力了。 “我要纸和笔。” 不一会儿,服务员递了过来。 这将是我对世界说的最后一句话。落笔的时候,大脑好像忽然清醒,清醒地知道自己该离开了。 “这一年来好辛苦,不能再忍受。” 我曾幻想,也许某天醒来,一切就恢复如从前:我的喜怒哀乐都可鲜活自如地挥洒,我可以执拗地为一件事全力以赴,为某个理想极尽疯狂。可是,不安稳的心跳几乎要掏空自己,日复一日,不见希望。过去、现在、未来……生命一团模糊,连同自己这名字,也变得陌生而狰狞。 “我一生没做坏事,为何会这样?”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没人能回答我。只要跳下去,就不用再想了。 也许该给唐先生打个电话。不,我不想听见他的痛苦。他能了解,亦能宽恕我的自私。 ——在张国荣徘徊于绝望尽处的时候,陈淑芬正在等着和他一起吃饭。久久未见人影,陈淑芬只得打电话给他。 “你在哪?”陈淑芬问。 “我想借这个机会看清楚一下香港。”听到这话,陈淑芬知道事态不对,立刻搭上出租车冲到文化酒店。快到的时候,张国荣又打来了电话。

“你5分钟后在酒店门口等我,在正门,然后我就会来了。” 下午六点四十三分,陈淑芬刚刚赶到酒店门口,就听到“嘭”的一声轰响。她惊慌失措地给张国荣打电话,却再也打不通了…… 有人跳楼了。 救护车赶来,陈淑芬尾随到玛丽医院,默默祈祷这只是一次事不关己的交通意外。医生确认身份后,表明死者就是张国荣。 在陈淑芬的机智保护下,没有媒体拍到尸体的照片。这是最后的尊严。 一个声音飘到陈淑芬的耳后,沙哑温柔。 “我终于可以好好地舒服地睡一觉了。” 金像金马影帝张国荣,4月1日由中环文华酒店两十四楼跳楼身亡,震撼全亚洲。始终有说张国荣拍摄《异度空间》饰演撞邪的内心大夫后,未能抽离脚色,整天活正在惊恐中,以至有传他撞邪,而张国荣死前的行为,与《异》片剧情竟不测地相似,个中七点更切实其实大相径庭。没有思议一:跳楼他杀片子中的张国荣因被旧爱的幽灵昼夜纠纷,致内心反常,终于走入地台向旧爱说:“你都是想我跳楼而死!”随即回身欲跳楼,不外却浩劫没有死。而实践中的张国荣也选择以跳楼来完毕性命,以他历来爱完美的性情,确切使人猝不及防。没有思议两:Depression张国荣临死前留下的遗书,下面第一句即是以“depression”(丧气、勾引)来形容自身的脸色。而正在片子中,张国荣扮演的内心大夫正在看病人林嘉欣的病用时,病症 “depressed”已被圈进去,十分偶合。

  张国荣头七的灵异事件没有思议三:抱歉自责张国荣正在《异》片中因向旧爱提出分手,令对于方跳楼身亡,是以始终感慨羞愧,以是违心跳楼来令对于方安眠。正在实践中,有传张国荣近日结识了一位两十多岁的新男朋友,但拍拖没有久对于方即向他提出分手,令他遭到侵陵,但始终对于他一往情深的石友唐鹤德,仍旧对于他关心备至,没有离没有弃,令张国荣感慨十分自责以及羞愧。没有思议四:捧首抱脚片子中张国荣反常后,由于没有安,除了每每手震,还接续做出捧首以及抱脚的举措.

据悉,实践中的张国荣近日与配头相约正在咖啡室时,也已经正在众目睽睽做出同样的举措。没有思议五:“你若何还没死”据悉,张国荣生前已经向配头透露表现比来被一只幽灵缠住,并每每问他“你若何还没死”,为此他更已经往泰国找高人,心愿拾掇此事。正在片子之中,张国荣的旧爱跳楼身亡后,女孩的母亲苏杏璇已经正在一餐厅内用瓶子鞭挞张国荣,并说:“你若何还没死!”张国荣头七的灵异事件没有思议六:食安息药张国荣正在戏中因被鬼缠身,每每要吃冷静剂才能入眠,更试过吃药后昏睡了三日三夜。而实践中,张国荣旧年十一月已经他杀得救,据知事先他即是服食安息药。而他一贯亦有吃安息药以助入眠的习气。没有思议七:目击长逝张国荣正在戏中因目击旧爱跳楼,小受侵陵导致失落忆。实践中他则叫了前司理人陈淑芬到事创造场后才跳楼,似要对于方目击自身长逝。

张国荣死亡不思议7种

  不思议一:跳-楼自杀

  电影中的张国荣因被旧爱的鬼魂日夜纠缠,致心理失常,终于走上天台向旧爱说:“你都是想我跳-楼而死!”随即转身欲跳-楼,不过却大难不死。而现实中的张国荣也选择以跳-楼来结束生命,以他向来爱完美的性格,实在令人出乎意料。

  不思议二:Depression

  张国荣临死前留下的遗书,上面第一句就是以“depression”(沮丧、抑郁)来形容自己的心情。而在电影中,张国荣饰演的心理医生在看病人林嘉欣的病历时,病症 “depressed”已被圈出来,十分巧合。

  不思议三:负疚自责

  张国荣在《异》片中因向旧爱提出分手,令对方跳-楼身亡,因而一直感到内疚,所以愿意跳-楼来令对方安息。在现实中,有传张国荣近日结识了一名二十多岁的新男友,但拍拖不久对方即向他提出分手,令他受到打击,但一直对他一往情深的好友唐鹤德,仍然对他关怀备至,不离不弃,令张国荣感到十分自责和内疚。

  不思议四:抱头抱脚

  电影中张国荣失常后,因为不安,除经常手震,还不时做出抱头和抱脚的动作。据悉,现实中的张国荣近日与朋友相约在咖啡室时,也曾在大庭广众做出同样的动作。

  不思议五:“你怎么还没死”

  据悉,张国荣生前曾向朋友表示最近被一只鬼魂缠住,并经常问他“你怎么还没死”,为此他更曾往泰国找高人,希望解决此事。在电影之中,张国荣的旧爱跳-楼身亡后,女孩的母亲苏杏璇曾在一餐厅内用瓶子扑打张国荣,并说:“你怎么还没死!”

不思议六:食安眠药

  张国荣在戏中因被鬼缠身,经常要吃镇静剂才能入睡,更试过吃药后昏睡了三日三夜。而现实中,张国荣去年十一月曾自杀获救,据知当时他就是服食安眠药。而他一向亦有吃安眠药以助入睡的习惯。

  不思议七:目睹死亡

  张国荣在戏中因目睹旧爱跳-楼,大受打击导致失忆。现实中他则叫了前经理人陈淑芬到事发现场后才跳-楼,似要对方目睹自己死亡